股票工具 | 博客 | 目錄 | 搞搞錢學 | 股票技術分析
Monday, June 10, 2019

愛搞搞對美中全面對抗的最新看法(持續更新)

去關注我的推特號吧:aigaogaoUSA

每天基本都有5-10條推文

大方向去看去年這兩篇

泰坦尼克號守望者《一》

泰坦尼克號守望者《二》

目前最危急的是香港,9號超百萬人游行,6月12日港府若繼續修例,怕引起香港金融市場股匯雙殺,從而引爆世界金融風暴。

 

無論經濟或軍事,美國正悄然抓緊和印度合作。

印度2019年的人口13億7000萬,占全球人口1/6,基本和中國相等,青壯年總數約8億,勞動力平均年齡僅為27歲,35歲以下適齡勞動力約占65%。

中國人口老齡化迅速,到2040年,60歲以上比例從2010年的12.4%上升至28%

 

中國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間,開始和世界強國對抗,非常不明智。

----------------------------

美國時間 6-10-2019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
美國本周正在檢討“1992年美國-香港條例”,港府若無視百萬大游行的市民意愿,執意修改逃犯條例,美國和其他國家將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
去年中國內地憑此優于上海或深圳的優惠渠道,共出口貨物4680億美元,總共貿易額超過1萬億。
另外,光5月滬港通交易額1260億美元。

若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國內貿易不能利用香港獨特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地位,無論貿易或金融都會重創,尤其股市,滬港通不再有外資光顧,連帶香港股市都會被外資拋棄,香港成臭港

-------------------------

為什么 6-11-2019A股會升那么多?

香港69“反送中”百萬人大游行,香港和中國政府態度強硬置之不理,表示明天(12號)繼續2讀推進。

香港市民及多個團體號召罷工罷市,12號繼續游行,世界各國高度關注,隨時出臺懲罰性措施。

港中政府為表示不屈服“外國壓力”,以反金融規律方式股匯維穩,11號拉動A股暴漲,以帶動港股,亞洲隨之,美國經濟數據靚麗,沒亞洲秤砣連累,平穩上升,世界一片祥和,掩蓋香港可能即將大動蕩的風險。

A股從來不是中國經濟晴雨表,近年來,用暴跌,作為對付美國(總統)的武器,更是左右美國選舉的利器。

目前又用暴漲去掩飾自己金融風險,真是服了。

--------------------------------------------

6-12

香港612全城罷工罷課后,人們紛紛涌向金鐘立法會大樓,香港當局不顧69“反送中”百萬大游行,正在強行2讀“逃犯條例”,直播中看到人群以中學生為主。

A股“微跌”,昨天的金融維穩沒再繼續,基金經理們都知道正在發生什么,只有韭菜們還以為普通回調而已。

-----------------------

半小時前(約11點)

最新:(由于示威人數太多)根據立法機關秘書處向立法者發送的電子郵件, 立法局主席梁君彥已經酌情將會議推遲到“晚些時候”。

----------------------

中午12點,人群繼續增加,要求:

1、取消修改“逃犯條例”,而不是延期;

2、特首林鄭下臺

不達目標不散

-------------

香港612行動升級,多主干道被車阻擋,防止內地及駐港部隊武力維穩,導致交通幾乎癱瘓。

密切留意港股和港幣聯系匯率,目前恒指跌1.8%,A股跌不到1%,但已是“金融維穩”后的結果。

12號香港警方用了超過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多發橡膠彈驅散了人群。

----------------

關于香港人這次“反送中”的抗議浪潮,國內同學不理解,這里給些鏈接,是曾任香港各大學講師及時事評論員梁啟智寫的一系列香港問題解答:

香港問題答客問

香港怎麼了 之 第二集18問

部分問題簡體字版本

---------------------

目前事態是,12號后,警方到醫院及港大宿舍等地拘捕年青人,這次示威活動主力是中學生

--------------------

國內6-15

港人616周日將再次大游行

外國各政府被港人感動,出臺措施:

  • 美國參議院提案(已通過?)對造成“反送中”事件的各香港官員,如特首林鄭及警察局等在美國、歐洲、加拿大等地的個人資產;
  • 美國將重新修訂1992年《美國-香港》關系條例,新條例將和人權及美中貿易談判掛鉤

----------------------------

香港2019-6-15 早上7點:

網上傳言林鄭已向北京遞辭呈

若她周一前不公開宣布辭職或放棄修改《逃犯條例》,下周港股可能跌破2萬4前低點

若她宣布辭職,則港股上(吃賣空)

--------------------

香港全城擔心銀行擠兌,除匯豐外,不少銀行取現金受限制

香港人尤其小土豪們,正在把港幣積蓄全換美金,然后取出來(形成擠兌壓力)

前途未卜 香港富豪紛紛撤資準備后路

 

不少人說,若惡法通過,會非暴力不合作:罷工罷市,賣房賣資產離開香港,留下一個被全世界主流國家唾棄的臭港

-------------------

事情發生到這地步,這次港人訴求一定會變成全面直選特首,真正港人治港

---------------------

615下午林鄭說:
修訂《逃犯條例》今年內暫緩,不撤回,不辭職,不為612鎮壓道歉,不放扣押的示威者;

--------------------

看616父親節全港散步人數

下午2:30開始

--------------------

G20前川普收到大禮,美國五月進口商品價格,相對于一年前下跌0.3%,表明川普關稅戰并沒傷害美國經濟。
華爾街一直聲稱,川普針對外國,尤其中國加關稅,會導致進口商品價格上升,引起通貨膨脹,令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受到傷害。
數據打臉華爾街。

-----------

616 下午2:30開始

3點40,直播人潮教上周日更多,上周過百萬,這次不知會多少了。

若特首不下臺及滿足其他訴求,下周市民將(其實已經開始)從中資銀行銷戶,提現金。

另外集體拋港元換美金提現金,香港外匯儲備未必夠應付

------------------

下周美國針對香港幾個聽證會都會進行,幾個重要提案會公布。

-----------------------

2019-5-28

福布斯:華盛頓準備和中國掀桌子
1、貿易談判今年無結果;
2、若中國將RMB貶值到7.5,美國征另3000億商品關稅,并升稅率到50%,中將RMB貶到8.5
3、更多中企被制裁
4、盧比奧提案凍結涉及危害南海和平的人資產(打臺灣罰領導)
5、美將施壓MSCI和彭博巴克萊全球綜指踢出A股指數

 

------------------

Saturday, April 06, 2019

不過清明節的家族

清明節據說是拜祭祖先的重要節日,我成年很久以后才知道,因為看到別人清明節竟然要拜山,對于我來說,是天外來客般的稀奇事。

從小到大,我家都沒有這個節日的存在,原因是當年長輩們(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健在,而他們從來也沒有啥拜祖先的習慣。

在我5歲時,我父母離婚了,我一直說的父親,其實是我后父,他于我勝過生父,而他的祖籍和我生父都在珠三角洲,也是幾代人都出來廣州上海等地,對“家鄉”基本沒有概念。

且父親對生死看得很淡,甚至曾揚言他死后不許給他燒香,因為他說自己曾參加大姑媽葬禮,家里正供奉著遺像,輪到他上香,他拿著香火三鞠躬后一抬眼,正好對著遺像前的貢品:3只雞屁股(老人生前最愛),讓他差點笑出聲來。

于是他的葬禮上我們放的不是哀樂,而是蘇聯歌曲,啥《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自然,我家族是母系氏族,外婆和母親是我生命中最主導的人,但她們從來都沒有過清明節的習慣。

母親這邊,小時候只知道外婆因為歷史原因,和母親生父離婚了,外婆帶著我媽和另外2個孩子改嫁外公,外公對我們都很好,我從小并不知道“親”和“不親”有啥區別。

我是如此的愛我這個外公,以至于我覺得他的就是我的,小時候隔三差五沒少偷偷背著旁人問他拿零花錢。

我倆還曾同樣迷戀武俠小說,啥金庸梁羽生等,我曾對外公說,等你死了,我就燒武俠小說給你,當時想法很簡單,書都寄存在外公那里,等我去了也有得看。

我真正的外公,我媽生父,外婆絕少提及,因為他曾是國民黨高官,假如隨他,一家人的“家庭出身”都被連累,好在我后來的外公家庭成分好,是工人階級,這讓我媽成長中的日子輕松許多。

無論哪個長輩,沒有清明節活動,所以長大后聽到有人這季節要參加家族活動,我都會感到驚奇,以為人家是異類。

原來我家才是。

清明節、祖墳、祖宗,在我生命中都從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

直到二舅舅從香港回來,由于某種意外,他是4個孩子中唯一在我親外公身邊長大,改革開放后他好不容易找回外婆,那時他父親已經去世。

有次他問年邁的外婆,假如外婆過世后,能不能把外婆和父親葬在一起。

外婆說:“有沒有搞錯,我都改嫁了,怎能和你父親(前夫)合葬”,最后遵照她意愿,她的骨灰和我現在的外公合葬在美國。

我那個傳說中的親外公卻一直葬在香港,骨灰和母親擺在一個格位里。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關于家族,誰和誰葬一起的重要性,它勾起了我強烈的好奇心,我的親外公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外婆在生時,只言片語里會提到以前的生活,比如“那時我們家配有小汽車和司機,出入有幾個勤務兵保護,家里有保姆有傭人,一大堆工作人員。”每次談起往事時,她總有點悠悠然的惆悵,讓人感覺像訴說著某段電影的情節。

然后又總是充滿怨氣,說親外公“擔屎吾偷吃”(正直不貪財),“按他的職位,人人以為我們家香港有一條街(的物業),澳門一條街(的物業)”

因為當年日本投降,他作為國民黨高官,參與雷州半島(今湛江一帶)受降工作,負責清點物資,核定漢奸(為日本人工作過的人)等工作,他一支筆擁有生殺大權,很多人為了買命,多少錢都愿意付,但他秉公辦理,是漢奸,一個不放,不是的,他就幫人救回性命,甚至有的人脫難后回來重金酬謝,他也分文不收。

這是民國三十四年(1945)9月21日,作為國民黨抗日主力的張發奎鄧龍光部隊高級官員,外公參加“雷州半島日軍投降簽字典禮”的照片,圖中間我打了黃色記號就是他,相片中標記他為6、處長梁文彬(以下簡稱梁外公)。

照片中他下方正對著就是鄧龍光。

照片背后還有這更具體的標注文字(梁外公的字跡):

文字說明為:

“以下是受降人員其余是來賓:

1、總指揮鄧龍光 2、副總指揮朱暉日 3、參謀長劉其寬 4、參謀處長陶祥麟 5、機要室主任周天民 6、副官處長梁文彬 7、一五七師師長甘成城 8、司令戴朝恩 9、湛江市長李月恒 10、參議凌仲晃 11、參謀沈次平 12、一五六師副師長 13、軍法室主任林燕勲 14、參謀陳稀”

根據網上資料,我家這家傳照片印證了這段歷史(摘自《雷州半島日軍投降紀述》):

“(1945年)9月21日上午8點50分,赤坎粵桂南區總指揮部上尉參謀陳稀前往鋪仔墟,引導日軍參加投降簽字儀式。日軍雷州支隊長渡部市藏中佐、日軍獨立步兵第248大隊長臼井少佐、日軍獨立步兵第70大隊長渡部玄藏少佐以及一名翻譯參加投降儀式。

在赤坎粵桂南區總指揮部,中方出席簽字儀式的人員有:粵桂南區總指揮鄧龍光中將、粵桂南區副總指揮朱暉日中將、粵桂南區參謀長劉其寬少將等。雙方在一系列程序后,上午11點,日軍雷州支隊長渡部市藏中佐代表雷州半島日軍簽署投降書。”

我甚至根據那個建筑物特點,找到這照片拍攝的所在地:廣州灣法國警察署舊址(位于湛江市霞山區海濱一路)

外婆經常提在嘴邊的鄧龍光、張發奎,原來都是國民黨赫赫有名的抗日將領,當年國民黨軍隊高級將領們有攜眷資格,于是女眷們隨軍輾轉無聊之際,便會湊局打麻將,按照她的話,并非痛擊日本鬼子,而是四處流竄,啥湛江茂名,我姨媽我媽紛紛在軍旅途中出生。

多年后梁外公跟隨的老上級張發奎(1949年3月曾任中華民國陸軍總司令),其日記式自傳《張發奎口述自傳》在其去世后30多年面世,里面寫出了蔣介石之間的恩怨情仇。

“在北伐時打先鋒的張發奎部隊,享有“鐵軍”的聲譽;到了抗戰結束時,他已被任命為國民黨陸軍總司令。”“(八年抗戰)我認為談不上英雄史詩,我們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以空間換取時間。”比起“戰略上的成功”,他更難忘的是“戰術上的失敗”,“講句真話,我們從未取得一次勝利,只是延宕了敵人的前進”摘自《張發奎眼中的抗戰:講句真話 我們從未取得一次勝利》

外婆口中描述的軍旅生活印證了他這部自傳的總結。

(此處聽到抗日神劇粉絲們玻璃心碎一地的丁玲咣當響聲)

日本投降后,梁外公帶著外婆和子女隨軍回到廣州,過上了小轎車、勤務兵、大別野的神仙生活,但沒多久,“蔣介石為排除異已,加強內戰的進行,將非嫡系部隊縮編,軍官佐遣散復員,驟然造成大量軍人失業。”(摘自《朱暉日出主華南輸管會的內幕及其經過》

廣東人為主力的張發奎鄧龍光部隊被蔣介石下重手,外公因為其本人不貪污,沒財進貢上司,也順勢被裁。

當了一輩子職業軍人的梁外公手停口停,快解放時,輾轉去了香港,后來在當地教識字班為生,收入微薄,最終50多歲便窮困潦倒中死去。

我從沒見過這個親外公,總共也就跟著香港的舅舅去拜祭過兩次,香港公共墓園拜山時的氛圍是這樣滴:

那棟古怪的大樓內是一面面骨灰墻,每一個格子都是各先人照片,雖然梁外公和他母親的格子所在舊區,是戶外一處骨灰墻,比這棟樓內待遇好些,但周圍熏煙彌漫,幾乎呼吸不了,我在現場只想溜,完全沒心思停留。

香港人是最悲催的人類,人均居住面積可能是全球之最窄小,沒想到死后也如此。

為什么要葬在香港啊?

見慣了美國墓地天大地大的感覺,頓時覺得自己有點愧對祖先的趕腳,弱弱地向一直打理梁外公墓地的二舅舅提出能否幫他們遷到美國去,沒想到他很開心同意,只待解決技術性問題。

梁外公傳奇的一生,吊起了我的胃口,我以前寫過一篇文章《一百多年前,我的祖先被迫離開美國》,里面的主角就是梁外公的父親,他在美國打工,曾擁有一家洗衣店,因為當年美國排華政策,不許老婆孩子來美,于是被迫無奈告老還鄉。

正因為有這樣的父親,當年經濟條件算好,有能力把孩子送進黃埔軍校,可惜梁外公沒畢業便應召入國民黨軍隊,所以沒能查到他是哪期學員。

他們老家那里還有祖宅、祖墳,我那位正牌金山老華僑祖外公就葬在老家,這是我生命中離“祖宗”最近的距離,離廣州市區約2個小時車程。

去年我興起,輾轉找多年不聯系的親戚帶路去實地體驗。

這就是梁外公成長的村子:

這小村莊估計以前也就幾十戶人家,梁外公是以前村子里出過最大的官了,傳說中他在廣州最威風的時候,親戚都跑去廣州蹭吃蹭喝,他為村里也做過不少好事,比如村口的魚塘,就是他出錢挖,放在以前,假如火災,全村靠這魚塘的水救火。。

我們的祖屋一半已塌

下圖是仍存的另一半前屋,已被梁外公弟弟賣掉換了生活費,他的命運也非常悲慘,因受國民黨高官哥哥連累,解放后被各種清算,最后上吊自殺身亡,終身未娶。

祖墳就在下圖那片田間的小竹林中,幾個黃土包,雨水一沖便會融掉的感覺,墳頭插著幾個祖先的木牌子以視區分。

祖墳里有我那個美國回來的金山老華僑,以及他兄弟們,還有他的母親(果然我家母系氏族是有原因的),更有那個自殺的梁外公弟弟。

估計這也是梁外公和母親寧愿擠在香港,也沒有留下死后骨灰回鄉的遺愿的原因吧。

 

這段尋根之旅讓我大失所望,因為據說當地仍然保留算男丁,女人不算的“習俗”(難道中國憲法不是規定繼承權男女平等么?),村里親戚們打聽最關切的是我那兩個舅舅,我媽和姨媽作為兩個年長姐妹,在鄉里人眼里也許只是空氣,我在他們眼里,或許更是千里迢迢趕來的笑話。

他們不知道我在外婆家里才是實權派,所有財產從小都是我外婆和我控制,姨媽舅舅包括我媽,因為常年出國在外,并不清楚詳情。

這讓我很受傷。

當然親戚們很客氣,嘴里說的是“你們家”如何如何,還建議推倒舊屋建幾層,當然前提是要把賣給人的另一半贖回來。

可有資格做這件事的,應該是男丁,也就是我那兩個舅舅和他們的兒子,而兩個舅舅生前對這事也沒興趣。

原來在中國不少土地上,女人不算人,這也讓我明白,為什么視財如命的外婆對這片“產業”不屑回頭,從來沒再回去過一次。

當我回家抓著我媽,對她說,“來來來,讓我給你說說你爸你老家的故事”,她就咯咯地笑彎了腰,她和我姨媽的態度一致,認為不關她們事,因為她們“無份”。

所以嚴格來說,這個祖宗也不屬于我,那個老家,如無意外相信將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見識了。

 

其實清明節不拜山掃墓,不等于我就不祭奠先人,相反,可能因為去墓地次數太多,已經不再在意是哪天去了。

因為美國習俗,逢年過節反而去和親人團聚,大的節假日里墓地人最多。

比如洛杉磯的玫瑰崗,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墓地,這里優美得像個大公園,

墓碑都是仰臥向天,可土葬或埋葬火葬后的骨灰,真正是塵歸塵,土歸土的寧靜感覺,不必再花心思立碑找地調風水,死了仍要為子孫后代拼祖宗。

于我而言,有沒有血緣關系,是不是祖先,我都無所謂,這里躺著愛我和我愛的人,父親、外婆、外公、爺爺、奶奶、舅舅等等親戚朋友。

我食言了,并沒有燒武俠小說給外公,因為他后來也不再看,更加豁達的他甚至對自己后事或葬在哪里毫不關心,于是我們把他的骨灰拎了過來。

每次來,我們都會買幾束鮮花,插在每個墳地上預留預埋的花瓶里,親人們都在附近,探視非常方便。

有時候親戚間久沒見面,就約上這里碰面,然后再出去吃飯聚會。

父親不用擔心鬧出供品的笑話,我相信他會喜歡鮮花及每次我給他講的悄悄話,告訴他我心中開心或不開心的事,這才是真正的探望家人。何況,很多時候我甚至覺得,人的靈魂并不隨肉身消失而消逝,逝去的親人們一定還在某個空間繼續他們的旅程。

 

本文參考:

《雷州半島日軍投降紀述》

《湛江人必打卡的法式建筑》

《張發奎眼中的抗戰:講句真話 我們從未取得一次勝利》

《朱暉日出主華南輸管會的內幕及其經過》

《一百多年前,我的祖先被迫離開美國》

 
3d彩票软件2013最新版